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蒙记者的网易博客

《民主与法制》编辑、记者。

 
 
 

日志

 
 

张建伟:确有合理怀疑,法院应考虑对申诉启动复查程序  

2016-05-25 11:29: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刚才律师、法医等介绍中,确实形成了这样的一种认识,起码从律师的介绍、法医的介绍包括陈永生教授讲的问题中,确实形成了一种合理怀疑。也就是说,如果坚持原来的裁判,需要把这些合理的怀疑排除掉,里面就产生了一个问题,我们是否根据这种合理的怀疑作为启动再审的理由?按照刑诉法第242条第2项做出的相应规定,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确实不充分,依法应当予以排除,或者证明案件事实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着矛盾。我们从条文当中解释出这样的道理存在,现在发现了合理的怀疑,现有裁判不能排除这种合理怀疑。我们认为应纳入到再审的理由当中,作为再审的依据。这是我的一个看法。”2016年4月27日下午,中国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清华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张建伟教授在由律媒百人会主办、北京大禹律师事务所承办的“完善刑事案件申诉启动程序高端论坛”上如是说。

  本次论坛围绕山东省张志超强奸杀人案进行了个案研讨,同时对如何在制度设计上使刑事案件申诉有独立的程序意义、在申诉阶段引入社会层面的参与等话题进行了深入探讨,权威专家学者的建言,对如何落实依法治国方略、对正在进行的司法改革无疑有着重要的意义。

  中国政法大学原校长陈光中教授、中国人民大学诉讼制度及司法改革研究中心主任陈卫东教授、清华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张建伟教授、北京大学法学院陈永生副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李奋飞副教授、中国案例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李轩博士、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杨雄副教授、北京科技大学法律系副主任张佳华博士、北京法医司法鉴定咨询中心主任王鹏博士以及王殿学、毛立新、王誓华、张雪峰、熊英等律师应邀参会。

  财新杂志、南方周末、财经杂志、民主与法制杂志、新京报、中国新闻周刊、人民政协报、中新社、澎湃、腾讯、网易、新浪网、人民网等35家媒体到场支持并采访。

  本文系张建伟教授2016年4月27日下午在律媒百人会“完善刑事案件申诉启动程序高端论坛”上的主旨演讲。

  

张建伟:确有合理怀疑,法院应考虑对申诉启动复查程序 - mzyfzlm - 李蒙记者的网易博客

  谢谢,我谈谈我的看法。我们经常讲一个刑事诉讼涉及到事实、证据和法律,经常围绕事实探讨一些问题。但是“事实”这个问题,有时候相当模糊,经常听到的是故事,听控方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有时候会听辩方给我们讲一个完全相反的故事。故事本身有可能是事实,有可能不是事实。今天很遗憾,我在这个场合听到的只是辩方的故事,听不到控方的故事版本。也就是说进行了这么多年的申诉不成功,我估计控方方面有他的故事和他的说法,但没有办法听到,很遗憾。所以我对这个案件的看法,基本上属于矮子看戏何曾见,都是随人论短长,根据大家的说法,综合提炼我自己的观点。但这里面有一定的风险,即所谓的沉默螺旋效应,并不能够完成综合全部的情况形成我比较适中的意见。我们的陈永生教授看过的案卷资料,我没有看到,所以让我来发表意见,首先得把我自己的定位说清楚,我的观点不一定符合案件的本原事实,而且这么多年的讨论,案件本原事实变得越来越模糊。

  这里面有一个问题,从其中引申出来的,就是2012年刑诉法修改的时候,引入了英美法证明标准的概念,但并没有推翻原来的证明标准——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引入了主观性的判断尺度排除合理怀疑,作为判断是否达到我们国家证明标准的一个依据。从刚才律师、法医等介绍中,确实形成了这样的一种认识,起码从律师的介绍、法医的介绍包括陈永生教授讲的问题中,确实形成了一种合理怀疑。也就是说,如果坚持原来的裁判,需要把这些合理的怀疑排除掉,里面就产生了一个问题,我们是否根据这种合理的怀疑作为启动再审的理由?按照刑诉法第242条第2项做出的相应规定,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确实不充分,依法应当予以排除,或者证明案件事实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着矛盾。我们从条文当中解释出这样的道理存在,现在发现了合理的怀疑,现有裁判不能排除这种合理怀疑。我们认为应纳入到再审的理由当中,作为再审的依据。这是我的一个看法。这里,未来的刑诉法应该把再审的理由写得更明确,因为我们看到刑诉法第242条的第2项,是一种多重含义写在一项当中的,里面容易产生一些歧义,应该进一步澄清多个不同的层次,把事项厘清,可能更好一点。

  我的看法,就辩方而言或者就申诉方而言,只要是提出合理的怀疑,而合理怀疑足以对原来定罪量刑的理由、依据产生动摇的作用,法院要考虑对申诉起码启动复查,严格按照刑诉法242条的诸项规定考虑要不要启动再审。我们讨论环节,看到一个非常令人酸楚的一幕,案件当事人张志超的母亲给我们讲了几句话,情绪相当激动,我们非常理解这样的心情,那么多进行的申诉,到现在还没有结果。申诉当中,我们遭遇到的最大问题,也就是说同样是一个案件得以洗冤的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就两个字——冷漠,最大的障碍是冷漠,遭遇到的是大冰山、小冰山,没有人把你的事当成一个事或者他的责任。我们看到一些成功的案件,如浙江的张氏叔侄案,张飚检察官对监狱内服刑、在押的人员进行日常性的检查工作时,告诉他有这样那样的人不服从管教,希望能管管。张彪因此管此案,通过张氏叔侄二人的讲述,意识到可能有冤情,因此为张氏叔侄伸冤,退休之后还在做,当然有律师也在做。有时候在公权系统当中不一定有这么好的运气,遇到好检察官或者法官、警察,深深同情案件当事人,然后介入其中。所以怎么能够改变这样一种冷漠的申诉环境,为什么大家觉得这跟我无关,没有耐心听下来。日本有一个案件,受冤枉的老人家找了好多家律所,见到一个律师会把自己的故事重新说一遍,没有律师愿意听,大家恨不得是不要缠着我。后来有一位律师听进去了,老人家讲得很有道理,于是帮助这位老人伸冤,经过好多年后终于得以昭雪。今天令我非常感动的是,我们的律师努力地为张志超伸冤。这对于家属来说,虽然没有看到张志超案件是否最终申诉成功,但这是一个最大的安慰。

  张志超母亲的话虽然很短,但一下让我们更沉重。你向一些法院申诉,一定要你提供判决书,毫无道理。为什么让申诉者提供判决书?我们知道过去法院相当困扰,申诉没有时间和次数限制,所以会反复开启申诉的程序,让法院不胜其扰。于是法院想了一个办法,必须有一个判决书。申诉怎么可能以判决书作为前提条件?法院认为这个案件有复查的需要,完全有权力向下级调取判决书,根本不是上级法院必须作为申诉先决条件要解决的事情,上级法院调取判决书完全没问题。另外,判决书问题,当事人的家属有送达权,要保证这个判决书曾经向他送达。现在很多家属根本没有接受到判决书的送达。还有我现在要申诉,能不能有索取权?我向做出判决的法院索取判决书,既没有送达的保障又没有索取的决定,问家属要判决书,非常荒诞,我们生活在荒诞的世界,如卡夫卡小说《城堡》描述的情况,进不去城堡,要求拿通行证,这个通行证是判决书,这是需要我们强力讨伐的一件事。

  这个案件是2005年发生的,张志超被定罪,刑讯被告人一直不敢讲。现在排除规定还没有出台,出台什么?开始的刑讯对后面的有罪供述有威慑作用。没有刑讯施加于后面的口供。但最初的刑讯都有,真凶都找到的,警察和检察官提审当事人的时候,当事人还在做有罪供述,什么样的体制、什么样的环境让当事人如此地噤若寒蝉,当事人没有表达的勇气来源,这需要我们认真地检讨刑事司法制度。

  从律师、法医以及陈永生教授的发言中,注意到侦查案件是相当粗糙的,有些案件,是不是侦查的专业水准不够?有的侦查专业水准并非不够,而是其责任意识不强,觉得这样的案件就可以了,过去被定罪的情况,经验告诉他、惯性告诉他,这些就可以了,不需要做细致的工作。过了若干年以后,人们重新细致地看看,会发现有很多漏洞,如筛子一样,漏洞被找到。我很感兴趣的时候,一审的时候有辩护人,今天律师讲的东西,在一审时律师有没有都提到?

  李逊:当时的一审律师出来以后,告诉马玉萍说:你儿子都认了,所以只做罪轻辩护,没有就所有案件的疑点提出质疑。说句不客气的话,这是山东律师的普遍现状。

  所谓有一个地方律师现象,跟法官、检察官、警察搞好关系,并不想跟官方进行比较尖锐的对抗。我知道有个律师,他跟检察官说:你放心,我在法庭上绝对是跟你配合的。甚至很多律师说,不怎么讲话,因为一讲话就会得罪对方,对当事人不利。有时候有这样的情况,所以无效辩护、有效辩护的问题,确实是司法当中需要一个认真对待的问题。司法当中缺乏一个有利的反对党,官权力唱独角戏。如果没有一个司法上的反对党,责任意识提不上去。所以专业水准和责任意识问题,在有些律师的配合当中需要做相应的检讨。

  另外我还想到的问题是,一个案件发现真相的机会到底有多少次?有很多案件发现真相的机会可能只有一次,而且现在的证据保全意识非常糟糕,我了解到公安机关,他们说,物证检验,检材只保留三个月。呼格吉勒图案件就是这样。发现案件的真相只有一次机会,如果是错误的,加上搜证不认证,还有证物保管多长时间都需要拷问。在一起案件中,确定绝对是错案的有两种因素:一个是死者活着回来了。另外一个绝对错案的是DNA检测,但DNA检测本身要准确,现在知道DNA检测是一个精确的人身识别技术,但鉴定人员不精确,人员检测有很多错误,这就糟糕了。真凶是否有问题?要确有真凶,就没问题了。有时候“真凶”是否是真凶有悬疑,首先一定要确定真凶才行。

  张志超案,就现在情况来看是一个失败的判决,虽然被告人在法庭上是认罪的,没有上诉,因为现在反过来做检验,要经得起法律的经验。过去经常说经得起历史的检验和时间的检验,现在经过这么多年,有专业人士,首先是律师对这个判决提出专业眼光的质疑,对这样的判决当事人不服、家属不服,而且专业人士的范围会进一步扩大,比如有学者、教授参与,了解了情况,会有质疑。有媒体参与,媒体将有关信息通过自己的媒体平台为社会所知,进一步引起社会关注。这种判决在专业领域,在非专业领域,失败属性可能会进一步增强和进一步扩大。当然启动再审,要么检察机关要么法院,其中有一方认为确有错误,符合再审条件之一的情形。张志超案现在既然提到这儿讨论,从案件现有的介绍来看,该案件有进一步的追问、拷问、审查、复查的空间。所以觉得这个判决是失败的。

  今天这个单元要讨论省级司法机关在申诉的重要性、作用。对此我有一点不同的看法,整个司法是统一的政府事业,中国并不是联邦制国家,如果是统一的政府事业,分省级、国级、地级、区县级没有意义,都是统一的标准,而且这个标准规律于刑事诉讼法和相关司法解释所设定的标准,现在一些省级司法机关在申诉环节发挥了关键作用,因为接不接受、能不能积极地进行复查是非常重要的,聂树斌案是如此,呼格吉勒图案是如此,把省级提出来,省级的司法机关到底怎么更好地发挥作用。但依我所见到,这是政府的统一事业,不是省级司法机关独立设标准的。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