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蒙记者的网易博客

《民主与法制》编辑、记者。

 
 
 

日志

 
 

去掉身份的标签中国才能进入法治社会  

2016-05-14 21:09: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关雷洋非正常死亡的一些冷思考》系列评论

 

去掉身份的标签中国才能进入法治社会(之一)

 

我本来想等到尸检报告结果出来后,尘埃落定,再写一篇有关雷洋事件的评论。听说很多人写的有关雷洋事件的评论文章都发不出来,我的微博有关雷洋事件的还没有一条被删,自有新浪微博以来,我也从未被禁言。虽然杂志社的稿子还有很多都没写,还是决定抽时间写一篇。禁言删帖还是没必要吧,让大家的评论都发出来又能怎么样呢?

 

我为什么觉得雷洋事件应该冷思考呢?因为自微博兴起后的一些非正常死亡的热点舆情事件,已经给了我们太多的教训。事实已经证明,很多人当你给他一个话筒的时候,他的头脑非常容易发热,犯一些事后看来很幼稚的错误,而且事后还从不反思,又不断犯同样的错误。

 

例如,当年的钱云会事件,明明就是一起交通事故,但网上一片沸腾,很多人一定要把它假想成一场谋杀,许多大V当时的表现,其中还不乏许多知名的法律人,其言行在今天看来都是非常幼稚的。再比如,李天一事件,当初举国一片的破口大骂,最后被事实证明都是非常廉价的唾沫。当初那些激愤的言语,很多人现在是羞于提及的。等事实真相真的逐渐公布出来,很多人面对真相不得不转过脸去,脸上发烧,心中有愧。

 

但是,不管当时看来多么重大的舆情事件,时过境迁,就是过眼烟云。钱云会如此,李天一如此,雷洋也必然如此。今天,不会还有人去提钱云会,也不会有人再去提李天一,更不会有人回忆自己当初的那些言行,反思一下哪些说得对,哪些说得不对。即使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了一万次,他们还是会重新站起来,奋不顾身地再去绊第一万零一次。所以,中国的进步必须慢,因为愿意吸取教训的人太少,习惯自我反思的人太多。这样的民族如果进步得太快,上帝就对那些懂得反思的民族就太不公平了。

 

如果《新京报》等媒体在开始的几篇报道中不给雷洋贴上“人大硕士”“青年学子”的标签,而给他贴上“国资委官员”的标签,舆情还会是今天的样子吗?雷洋其实已经从中国人民大学毕业了六年,现在就是国资委下属的一个协会的某中心主任,不知道是副处级还是副科级。如果媒体的几个小标签,就可以把舆情操弄于鼓掌,那只能说,我们这个社会还很不成熟,我们这个民族还没有走出阶级斗争的阴影。

 

雷洋最早要是不被说成人大硕士,而被说成国资委某官员,估计就是另一个李天一了。人的生死,罪与非罪,不是根据事实本身,是根据他的身份来定。这其实就是阶级斗争思维。虽然很多人天天骂文革,但头脑里根深蒂固的还是阶级斗争思维,不是法治思维。包括很多有名的律师和学者,平日里天天呼唤民主法治,一到突发公共事件,阶级斗争思维的小尾巴就露出来了。文革的基础不是发动者,不是官员,是人民群众中普遍存在的阶级斗争思维。这种思维今天确实还没有消除,还有很深厚的土壤,包括在知识分子中也是如此。

 

可以想一想,李天一当初是个未成年人,是个学生,他与雷洋做的事大同小异,但他被贴上了“将军的儿子”“富二代”“官二代”“纨绔子弟”等等这样一些标签,于是被淹没在举国的唾骂声中。没有人想过还要去保护他这个未成年人的隐私,没有人想过他还是个学生。而雷洋这个比他大了十多岁的人,贴上了“青年学子”的标签,顿时就有了不一样的舆情走向。

 

去掉官员、学生以及警察的标签,以同样的法治的标准来衡量每一个人,这才是一个成熟的法治社会。人的生死不能用标签去衡量,同样,一个人的罪与非罪,更是不能用标签去衡量。每一个人的生命、自由和尊严都值得我们倍加珍惜,不管他是官员、学生还是警察。我们不能说雷洋涉嫌嫖娼就丧失了公民应有的基本权利,同样也不能说因为涉事方是警察,他就必须有罪,就天然地应该罪加一等。

 

自钱云会事件以来,每每网络曝出非正常死亡事件,我的心态就是冷眼旁观。因为我看到太多平时本来很斯文的法律人,一夜之间就疯狂起来,根本还没搞清是怎么回事,就急急忙忙地冲上道德的制高点,开始愤怒地声讨和指责。你为什么这么容易愤怒?你的愤怒多少有些滑稽和无厘头。美国将军鲍威尔有句名言:“最能显示力量的方式是克制。”在公共舆论事件中,保持比常人更多一点的精神、理智和冷静,才符合一个法律人的身份。

 

很多人在呼唤真相,呼唤真相当然无比正确,但也必须明白,在法治社会,法律真相不同于生活真相。生活的真相其实很难还原,因为没有人能让时光倒流,故事重演,果真如此,雷洋就可以起死回生了。而法律的真相其实就是有证据支持的真相,大大小小证据的碎片按照合理的逻辑编织出来,就构成了法律的真相。没有证据就没有真相。

 

如果有人认为雷洋事件的“真相”就是警察一定有罪,事先在自己的内心里已经预想了这样的一个“真相”,不断披露的事实和证据能跟他心中预想的“真相”对上,那就是“真相”,对不上,那就不是“真相”。对于这样的“真相”,我实在无法苟同,就如同我当年在钱云会事件刚发生时不相信“谋杀”、在李天一事件刚发生时不相信“强奸”一样,我无法相信这样假想的“真相”。我无法在自己的内心里假想“真相”,我的真相就是客观证据及其可以形成的逻辑链条逐步推演出的事实。

 

说官方一定会包庇警察,其实也是凭空想象。每年被处理的警察一点都不少。有一年,贵州警察酒醉开枪打死孕妇,中央领导人开政法工作会议的时候提到这件事,非常气愤。后来,这个警察被判处死刑,被执行了。涉及到警察的事,恐怕还是要看事情本身,谁也不可能无条件地去包庇警察,也没有必要包庇警察。我接触了解到的警察蒙冤的案子其实也非常多,比普通老百姓更难平反。如果不客观公正地对待警察,只会让老百姓更受害。警察确实违法犯罪了,当然应该严肃处理,但没有证据就一口咬定警察犯罪,那对全社会和公众的危害也非常大。没有警察维持社会秩序,我们哪一个人能活得安全舒心呢?如果北京来了一帮恐怖分子,警察不敢果断出手控制凶嫌,造成了严重的后果,难道是我们愿意看到的?

 

像我接触到的黄山两警察案,是朱明勇、毛立新、王思鲁等律师辩护的,两个警察将当事人从看守所提出来,指认现场,指认完了当天送不回去,就在公安局值班室里关了一夜,结果当事人就死在值班室了。这个案子我旁听了庭审,听到了几位律师的辩护,充分了解了案情,在我看来这就是个冤案。这个当事人就是非正常死亡,但最后两个警察还是被判刑了。最后报到最高法,最低刑之下判刑,各判了三年。在我看来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冤案。当事人坐在椅子上睡觉都会死。死亡的情况有很多种,正常睡觉睡死的人也很多。死了人,如果有警察有关,就一定认为是警察打死了,未免武断。还是要看证据,如果确实有证据证明是警察打死的,当然应该依法处理,严惩凶手,如果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警察就是无罪的。

 

让我们期待真相,但不要在内心里假想真相,真相就是客观公正的尸检报告、逐渐公开的视频资料和围观目击者的证人证言的有机组合和客观推演,就是在公开公正的司法程序中对每一个证据的质疑和论证。在这个过程中,请不要给任何一个公民贴上官员、学生或警察的标签,中国只有一部宪法、一部刑法、一部刑事诉讼法和一部警察法,请客观公正地对待死者与生者、富人和穷人、官员与百姓、警察与嫌犯,因为他们都是人,都是中国人。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