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蒙记者的网易博客

《民主与法制》编辑、记者。

 
 
 

日志

 
 

田文昌:律师和记者的结合可以对推动社会变革发挥重要作用  

2015-12-29 05:34: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律师和记者的结合可以对推动社会变革发挥重要作用

——田文昌律师在2015首届律媒年会论坛的讲话

田文昌:律师和记者的结合可以对推动社会变革发挥重要作用 - mzyfzlm - 李蒙记者的网易博客  

 

  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参加这个会我很有感触,律师和记者的联谊活动,或者是联盟的活动,意义非常重大。这也是我向往已久的一种活动,多年前我一直在向往有这样一种联系,或者叫联谊,或者叫联盟。能够将这两个人群结合起来,做一点事。律师和记者,这两个人群是对推动社会变革,可以发挥重大作用的两个群体。但是很遗憾,也很尴尬的是,在某些时候这两种人也是最令人讨厌的人群。我们现在就处在这种很尴尬的境界当中,我觉得同时也反映出来,我们这两个群体的存在的意义,和我们肩负责任的重大与艰辛。其实可以说,古往今来,这两个群体为历史变革的作用,社会变革的作用都是不可小视的。如何能够让他的作用发挥得更明显、更充分,这正是我们面临的责任。

  今天这个场合,唤起我很多美好的回忆。记得20多年前,我总觉得那个时候社会的法制环境比现在还好,法制建设初期十来年的时候,20多年前,我经常想起那时候的情景,我经常和十几二十家的媒体,不是人,就是十几二十个新闻单位的记者,这么大量的,在不同的情况下转战大江南北,推动了很多非常难办的重大疑难案件。我们当时从人民日报、新华社开始,各种媒体,那个时候还没有网络,纸媒也很厉害了。我们对各个地方的一些土围子、土皇帝,特别难啃的疑难案件起了非常大的作用。当时我们怎么做的?记者打前阵、律师断后做法律保障,盖子一旦揭开,律师冲到前面去,记者摇旗呐喊,呼吁、支持,我们经常这样做。先是记者打先锋,然后律师打先锋,配合的效果很好。包括很多知名的大案件,大的问题都是这样揭发出来的。

  但是我很遗憾,后来这个作用越来越难发挥了,越来越困难了,这也是我本人的一种困惑。我认为一个法制社会在特别的时候,我们处在大的改革进程当中,如果没有律师和媒体,如果律师和媒体一直被人放到社会边缘的,讨厌的人群认识当中,这个社会如何能够快速发展、快速前进,更何谈能够变革?但是无论如何我认为,不管别人怎么看,历史发展是不可阻挡的。历史的潮流是滚滚向前的,在这个潮流中,我们这两类人群必须充分地重视自己的作用。我们应该以社会发展为己任,我们应该发挥更多的正能量。

  谈到要发挥作用就有风险,怎么样防范风险?我首先想到的是舆论和司法的关系,我们律师和媒体谈的主要是司法、法制环境的问题。舆论和司法的关系,这么多年一直处于争论当中。我给大家讲过体会最深的这个问题,就在十几年前,我因为沈阳黑社会的刘勇案被卷到漩涡中,成也媒体,败也媒体。我参加很多研讨会,大家充分讨论媒体左右舆论审判关系。有一种很普遍的观点认为,应该严格限制媒体,不能让他胡说八道,这样就很难办。但是我的观点当时出乎大家意料,我坚持一种认识,这种舆论审判肯定是错的。但是不能由于舆论审判而过分限制媒体,那是因噎废食。舆论之所以能够左右审判,主要责任不在于媒体,而在于司法机关自身,他不能够洁身自好、不能够坚持原则。媒体是什么?媒体有任务,就是要说话的,如果不让媒体说话就不能称之为媒体。

  关键媒体说什么话?我一直坚持这样的观点,媒体评论权无可厚非,只要媒体不说假话、谎话、错话,主要是假话和谎话,错话还次要。比如说虚报,当时《时代潮》的杂志,那一本有一期都是报的刘勇案,最难以容忍的是,它编造了一个我对刘勇案的辩护词。刘勇之所以被杀,这就叫命案,我的理由是刘勇和命案没有任何联系。事后他还坚决反对,和有命案的人断了联系。我并没有评价命案本身,结果《时代潮》杂志完全编造,刘勇之所以发生命案,主要责任不在于刘勇等被告人,而在于被害人本身,因为他的身体状况欠佳,如果像成龙那么健康肯定死不了。大家想想多恶毒,别说我,任何一个律师,任何一个非律师能做这种辩护吗?但是就给我造谣编造下去了,这是很恶劣的做法。所以我说媒体,我们不能说假话,不能说谎话,不能编造事实,不能诽谤别人。但是媒体的评论权应该是无可厚非的,如果媒体连评论都不能,他就没办法发展。我跟台湾法官谈过,你们怎么样防止腐败,他说非常简单,一是高待遇,台湾大法官待遇和政府部长待遇是一样的,退休以后退休金再加一倍,比政府部长还高。二是公开,所有的判词必须向全社会公开,媒体可以随意评论,这点非常厉害。所以你要判一两个案子有问题,让媒体给你打垮了,你自己就滚蛋了。但是我们做不到这一点,做到这一点我们的评论权就完全发挥出来。那么司法机关严格依照法律办事,如果没有媒体看着你你可能就乱了,媒体作用就是看着你,让你不能乱。只要你没乱来,他怎么看你,怎么喊,没有问题,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可是我们往往搞不清楚。

  所以我认为,正常情况下新闻再回到新闻法上来。刚才陈老师讲,有风险,有什么也好,媒体人应该尽到媒体人的责任,只要你坚守了一个原则,那你就问心无愧,当然意外的事情是另外的。律师也有风险,律师坚持自己的责任,同时也面临着风险。但是你必须坚守你的职业道德的底线,我认为律师也好,记者也好,我们都有一个职业道德底线,我们都有坚守这个底线的责任。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应该时刻不忘尽到我们本身的职责,尽到我们推动社会发展的责任,这是大家应该共同遵守的一个更大的底线。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