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蒙记者的网易博客

《民主与法制》编辑、记者。

 
 
 

日志

 
 

【转载】塔河命案26年未决,原因何在?  

2014-07-15 09:51:00|  分类: 法律援助,蒙冤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援助蒙冤者》专题报道之四


  塔河命案26年未决,原因何在?


  █南庄
  【转载】塔河命案26年未决,原因何在? - mzyfzlm - 李蒙记者的网易博客


  陈秀芝一家坐着K字头火车,从中国最北端的小城塔河县出发,摇晃14小时后抵达省城哈尔滨。她们是来参加韩建勋涉嫌故意杀人案的二审开庭。
  对陈秀芝一家人来说,比这段路途更漫长的,是该案的司法进程。
  1988年5月,陈秀芝的女儿杨永霞母子被发现死在婆家的菜窖里,死状凄惨。案发不久,丈夫韩建勋因有重大嫌疑被警方抓捕。
  然而,26年时间里,这起特大命案一波三折,韩建勋被羁押六年后取保候审,在异乡度过自由的十年后,2004年又被哈尔滨警方重新立案侦查、起诉并开庭,但此后又一拖九年不下判决。
  该案延宕26年至今未有生效判决,司法蒙羞的背后,是一幅"复杂"的中国法治图景:警方侦查的粗疏,旧刑诉法的漏洞,还有那些若隐若现、真假难辨的案外力量干扰……
  2013年年底,该案终于作出一审判决:韩建勋因故意杀人罪被判死缓。
  但各方均不服判,韩建勋提起上诉,而陈秀芝也申请检察院提起抗诉。
  今年5月中旬,该案二审开庭,但截至目前,尚未宣判。


  大户人家的命案

  事情要从遥远的26年前讲起,地点是与俄罗斯接壤的小县城塔河。
  1988年5月26日深夜,塔河县公安局接到报警,称韩建勋妻与子死在自家菜窖中。
  菜窖实际上是在韩建勋父母家中,韩建勋自己的新居平素都空着,一家三口都与父母同住。
  彼时,韩建勋父亲是塔河县塔河镇副镇长,母亲梁春菊系县劳动服务公司的经理,掌握着塔河县劳动就业的分配权。此外,韩建勋妹妹韩浩已与韩桂芝的儿子订婚。韩桂芝时任大兴安岭林管局副局长,相当于地级市副市长。
  塔河县公安局警员接警后迅速抵达现场,考虑到案情重大,封闭现场后上报大兴安岭行署(相当于市政府)公安局。
  塔河警方询问后了解到,案发前两天,在哈尔滨学习的杨永霞提前返回塔河,且与韩建勋发生过口角。
  案发当天,韩建勋发现杨永霞母子不在家中,四处寻找未果后,回到家中的他自称闻到一股烟味,打开夫妻卧室双人床底下的菜窖后发现了妻儿的尸体。
  次日傍晚,大兴安岭行署公安局派人抵达塔河,并对现场进行了勘查。
  勘查发现,案发当天韩家门窗完好,死者杨永霞戴的金戒指和手表仍在身上,韩家也没有被翻动的迹象。
  警方还在韩家卧室、厨房、卫生间等检出大量B型血,这与韩建勋血型相同。
  韩永霞尸体被发现时,裤子被脱下。但经检验,其并未受到性侵犯。  
  母子两条人命,其中一个是刚一周岁的幼儿,案件又发生在当地的"大户人家",这起刑事命案在塔河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塔河县公安局将该案立为"特大杀人案"。  
  警方排除了抢劫杀人、奸杀的可能后,认为系熟人作案,经过秘密搜查后,警方在韩家提取到带血迹的韩建勋灰西服、米黄色风衣帽和一条毛巾。
  经鉴定,灰色西服、米黄色前进帽上的血迹为O型人血,毛巾上的血迹则为AB型人血,分别与杨永霞和儿子的血型相同。
  警方认定韩建勋有重大嫌疑,案发四天后即将其传唤到刑警大队接受讯问。警方称,在讯问中,韩建勋对作案供认不讳。
  在提请批捕书中,警方描述称,案发当天韩建勋与杨永霞发生口角,用剪刀将杨击昏,韩建勋认为杨已死。因儿子惊醒,遂用菜刀将儿子杀死后放入窖中。后在把杨永霞塞进菜窖中时,杨苏醒,韩抓住杨的头发,用菜刀将其杀死在菜窖中。


  八次退侦后案件不了了之


  案发之初,韩建勋一案的办理速度非常快。不到一个月,韩建勋即被逮捕。延押一个月后,于当年9月16日移送塔河县检察院审查起诉,10月9日报送黑龙江省检察院大兴安岭分院(下称大兴安岭检方)审查起诉。
  但随后的8次退回补充侦查(下称退侦),却让这起案子延宕了长达8年时间。而八次退侦后的结果,还是该案最后不了了之。
  前两次补充侦查结束后,大兴安岭地委政法委介入协调该案,召开两次"三长"(公安局长、检察院检察长、法院院长)会议研究,又进行了两次退侦。
  这四次退侦相对比较快,基本都在2个月时间内完成,1989年10月,公安机关完成第四次补充侦查后移送检察院。
  1992年,大兴安岭中院将案件报送黑龙江省高院,省高院于1992年10月作出批复,认为基本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能交付审判,并提出七个问题退回。
  公安机关补查了前三个问题,称后四个问题无法补查,于1992年12月再次移送大兴安岭检方审查起诉。
     1993年1月,大兴安岭检方将案卷移送大兴安岭中院提起公诉。但当年12月,大兴安岭中院再次退卷给大兴安岭检方,删去第一、二个问题,增加了最后一个问题"要求查清杨永霞案发前为何从哈尔滨提前回来,是否与他人结怨"。
  大兴安岭检方迟至1994年6月,依据法院问题提纲,退回公安,要求在再次补查。
   这次,公安机关的补充侦查时间特别长,将近一年后的1995年5月才补查完毕。
  而这份补查报告书,几乎没有新内容,大部分都是公安机关在对检察院提出的问题进行反驳。
  如检察院提出杨永霞太阳穴处的伤情与韩建勋供述的作案情况不吻合,但塔河县公安局认为韩建勋供述的作案手法能够造成这些伤情,并反问"与韩的口供有什么不吻合之处呢?""这种说法(指检察院的问题)是毫无根据的,请亲自做一次实验后再下结论"。
  对于检察院最后一个问题要求侦查杨永霞临死前为何提前从哈尔滨回来,是否与人结怨?公安机关的回复毫不客气,"杨永霞已死多年,请你们去问杨永霞好了"。
  大兴安岭检方的回应也很直接,1995年5月,将同样六个问题再次退回补充侦查。
  公安最后服软,对最后一个问题进行了补查,对其他几个问题,只是依据卷宗中已有内容进行反驳。
  1996年5月,公安机关将该案移送大兴安岭检方。1996年7月,大大兴安岭检方再次移送该案到法院提起公诉。
  但到1996年8月,大兴安岭中院又发出退补意见,重新将省高院批复的七个问题退回大兴安岭检方,称上述问题在1992年退补时提出,但侦查机关在没有做任何补查的情况下再次移送起诉是不当的,望侦查机关继续补证后再起诉。检方则将中院的问题退回公安局。
  这等于是经过4年4次补充侦查后,案件又回到了原点。
  气愤的塔河县公安局于1997年1月向上级大兴安岭行署公安局打报告,称该案件已成为典型的重大疑难案件,该局已无力对此案再度"工作",请地局予以帮助解决,尽快结案处理。


  侦查疏漏与法律漏洞


  韩建勋案在补充侦查阶段长时间延宕,究其根源,在于警方侦查的粗疏和法律存在的漏洞。
  勘查照片显示,案发现场卧室下痰盂上有血迹,但案卷中却没有记载。当年负责现场痕检的民警2004年回忆称系"勘查疏漏"。
  此外,在案发现场警方未发现和提取到血指纹,而在作案用的凶器菜刀和剪刀上也未提取到血指纹,上述民警回忆称"我们水平有限"。
  韩建勋一审辩护律师韩振华称,警方"水平有限"的理由不能转嫁为对韩建勋的惩罚。
  此外,当年在案发房屋居室内墙上、走廊墙上、厨房墙上有四处大面积喷溅血迹,警方对上述血迹中的大部分没有提取或鉴定,而其中做了鉴定的部分,又都是B型人血。两被害人并非B型血,韩建勋虽为B型血,但案发时身上并无外伤。
  侦查机关的解释是,案发前3个月,韩建勋曾用瓶子砸破头,案发时墙上的B型血就是那时留下的。
  但这遭到了韩建勋二审辩护律师王兴的反驳,"瓶子砸头,怎么可能喷得到处都是,这不合情理"。
  而这个问题,也成了大兴安岭中院和大兴安岭检方八次要求公安机关补充侦查的内容之一。
  韩建勋案退侦8次,现在看来似乎不可思议,但这是当时推行的旧刑事诉讼法的一大漏洞。
  1979年刑事诉讼法规定,检察院审查案件,认为需要的可以自行或退公安机关补充侦查。补充侦查的案件,应当在一个月以内补充侦查完毕。
  但规定并没有补充侦查的次数限制,而这一法律漏洞也导致了我国普遍存在犯罪嫌疑人被超期羁押的后果。
  这一法律漏洞直到1997年才被堵上,刑事诉讼法经过修订后增加规定,明确补充侦查以二次为限。
  在韩建勋案中,法院至少三次将案件退回补充侦查。这同样是旧刑事诉讼法的产物。
  1979年刑事诉讼法还规定,法院对提起公诉的案件进行审查后,对于主要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可以退回检察院补充侦查。
  1997年修订后施行的刑事诉讼法还取消了法院的补充侦查启动权。
  因为此法律漏洞,大兴安岭法院、检方与公安机关还在就退侦进行"拉锯战"时,韩建勋获被取保候审,这一年是1994年8月。
  韩建勋后来去了温暖的海滨城市秦皇岛,在那里重新结婚、生子,度过了将近十年的自由时光。


  难辨真假的"案外力量"


  今年5月14日,黑龙江省高级法院,大雨倾盆。
  韩建勋故意杀人案二审正在开庭,控辩双方激烈交锋。随着交锋的深入,双方还是没有忍住将话题延伸到了那个一直在规避的区域----案外力量。
  先是公诉人发难,她称这个案子当年反复退侦,一直未能走完审判程序,最后又对韩建勋取保候审,原因就是因为案外力量的干扰。
  公诉人话有所指。
  杨永霞父母一直控告称,该案迟迟得不到解决,是因为韩建勋父母在当地势力很大,"本案拖延多年纯属人情案,梁春菊用钱买动,其亲戚母韩桂芝从中阻挠,使得凶犯韩建勋非法超期取保候审,逍遥法外又娶妻生子。"
  据悉,韩建勋案发的1988年,韩桂芝被调至黑龙江省,担任监察厅副厅长、党组成员,随后仕途一路向上,先后担任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省委组织部部长、省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等职。
  2004年,韩桂芝落马后,哈尔滨南岗区检察院对韩建勋案中是否存在徇私枉法情况进行了调查。
  曾任大兴安岭中院刑庭副庭长、韩建勋案审判长的陈国君,曾任大兴安岭分院起诉科副科长、负责办理韩建勋案的张伟因涉嫌寻徇私枉法罪被立案侦查,韩建勋母亲梁春菊则因涉嫌行贿罪被立案侦查。
  南岗区检察院调查认为,梁春菊为使韩建勋逃避法律惩处,谋取不正当利益,向大兴安岭地区检察院起诉科张伟行贿2万元,向大兴安岭中院审判员陈国君行贿3000元,致使韩建勋故意杀人案长期得不到法律追究。
  张伟已经去世,无法求证相关问题。梁春菊、陈国君则对记者否认了上述指控。陈国君称,2004年,他被关了半年后直接放了,"后来不了了之,再没找过我。"
  针对杨永霞家属指责韩桂芝的干预,韩建勋二审辩护律师周泽反驳称,"如果真用权力干预,韩桂芝的最终罪名为什么只有受贿罪,没有徇私枉法罪?"
  公诉人在庭上提及"案外力量",也引发了韩建勋辩护律师对"案外力量"的指责,只是他们所说的是另一种"案外力量"。
  辩护律师称,韩建勋案件2004年被重新立案侦查,实际上也是因为受到了案外力量---韩桂芝落马一事的牵连。
  2004年,经黑龙江省公安厅指定,哈尔滨警方将韩建勋从秦皇岛带回重新立案侦查。这起沉寂了10年的案件,又再次进入司法程序。
  警方称,重新侦查的理由是,"因(受害人)家属多次上访"。
  但韩建勋在一份材料中写道,自己被重新拘押,是受韩桂芝牵连,"2004年我第二次被逮捕的原因,是因为我妹妹的婆婆韩桂芝被双规。她曾经过问过这起案件……"
  然而,无论是公诉人,还是辩护律师口中的"案外力量",从来都是在台面下若隐若现、真假难辨,且随着时间的流逝,更加无法查证。
  而案外力量的"阴魂"似乎也一直未能散去,该案早在2004年就一审开庭,但直到9年后的2013年年底,才下判决。


  司法延宕带来的三重难题


  案件延宕26年之久未决,在让司法蒙羞的同时,也让司法机关遭遇了难题。
  韩建勋案二审开庭前,周泽律师向黑龙江省高级法院申请调取韩建勋案中的菜刀、剪刀等各种物证。
  实际上,早在2004年该案重新立案侦查时,哈尔滨警方到塔河县检察院寻找当年的物证,就只找到十盘录音带,而菜刀、剪子、有血迹的灰西服、前进帽等全部物证,已统统灭失。
  已仔细研究过案卷的周泽当然知道,他的申请只是一种辩护策略,"证据丢失,那是办案人员的责任啊,不能让韩建勋承担啊,找不到证据,那就应该无罪释放。"
  在庭审中,周泽还就该案提出了20多个疑点:从动机来说,夫妻双方发生口角不足以杀妻灭子;从口供来看,韩建勋所述作案手法不足以形成尸体上的伤口;从现场来看,现场存在大量与韩建勋同血型的血迹,而韩自身却无外伤;警方认定系韩建勋作案,但其衣服和帽子上却只有一点点血迹……
  然而,26年时间过去,案发地所在房屋早已转卖他人,且被改造得面目全非,案发现场已然不存;相关物证更是统统灭失,要重新查清这些疑点,已不可能。
  此外,案件延宕26年未决,也让被告人、被害人双方均感到不满。
  韩建勋母亲最为不满的是,如果判决死缓,韩建勋此前被羁押的16年就不能折抵刑期,她有些愤怒地质问司法机关,"你们原来干啥了,前六年不判,拿法律当儿戏。"如果2004年判了也罢了,现在10年过去了,判了,这十年还不算,这算怎么回事?"
  被害人杨永霞的家属对于案子久拖不决同样不满,"这么拖,法律还有用吗,撤了吧。"
  她们不仅要求追究凶手的责任,还要求追究司法人员的责任,"为什么拖了20多年,谁造成的?司法人员你不作为,给我们造成这么多年的苦,谁负责?"
  (责任编辑:李蒙)
  
  
  

  评论这张
 
阅读(103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