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蒙记者的网易博客

《民主与法制》编辑、记者。

 
 
 

日志

 
 

青杨何罪  

2014-12-03 17:1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杨何罪?
  ——毁树背后的地界权属之争
青杨何罪 - mzyfzlm - 李蒙记者的网易博客
  文/李蒙

  2014年4月21日傍晚18时许,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鄂托克旗万飞农牧业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万飞公司")场区附近的132棵青杨树,被邻近的乌海市中科宝诚煤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宝诚煤业公司")30多名员工连根拔除。
  万飞公司员工发现后,当即向鄂克托旗森林公安局报警。鄂克托旗森林公安局接警后,作了初步调查,经上图对比,发现该地界属于乌海市管辖。4月28日,鄂克托旗森林公安局将此案移交乌海市森林公安局。
  鄂尔多斯市鄂托克旗的公司怎么会在乌海市的地界内呢?中科宝诚煤业公司为何要毁坏万飞公司种下的青杨树?在毁林的背后隐藏着双方的地界权属之争。

  万飞公司认为自己种树合理合法

  11月中旬,本社记者到毁林地实际调查,万飞公司向记者出示了几份文件,以证明他们种树是合情合理而且合法的。
  第一份文件,是1994年10月鄂克托旗人民政府颁发的《国有土地使用证》,证明有争议种树地点当时属于鄂克托旗阿尔巴斯苏木乌仁都西嘎查煤矿,地名是"西来峰",批准年限从1994年10月到1998年12月。从这张土地使用证来看,该争议地段当时属于鄂尔多斯市鄂克托旗,不在乌海市境内。
  据万飞公司股东白文斌回忆及查证,西来峰地区是鄂尔多斯市和乌海市的交界地带,过去一直属于鄂尔多斯市鄂克托旗棋盘井镇,在1997、1998年前后,才从鄂尔多斯市划归乌海市。划归时,在西来峰地区共有鄂克托旗的十几个煤矿企业。当时的政策是,这十几个企业的产权、税收和管理权"三权不变",仍属鄂尔多斯市鄂克托旗,但不能再扩建,维持现状。之后在该地成立的煤矿企业,都属乌海市管理。于是,西来峰地区出现了鄂尔多斯和乌海两市的煤矿企业交错纵横的现象,形成了一个"历史遗留问题"。而阿尔巴斯苏木乌仁都西嘎查煤矿,就是当时遗留下来的鄂尔多斯的煤矿企业,却在乌海市地界内。
  阿尔巴斯苏木乌仁都西嘎查煤矿几经演变,到2000后更名为"安顺煤矿",与白文斌所有的荣兴煤矿临近。到了2006年煤矿大整顿时期,鄂克托旗煤炭局要求荣兴煤矿与周边的安顺煤矿、金鑫煤矿等煤矿合并,白文斌于是将荣兴煤矿、金鑫煤矿等煤矿购买下来。
  万飞公司提供的第二份文件,就是安顺煤矿出资人宗某某将煤矿转让给荣兴煤矿出资人白文斌的《股份转让合同》,合同明确约定,付清款项后,原安顺煤矿的地表建筑物归白文斌所有。这些"地表建筑物",包括办公房、洗煤房、洗煤池、泵房和几个院落,也就是今天万飞公司的所在地。
  万飞公司提供的第三份文件,是一份《宗地图》,表明当时从安顺煤矿转让过来的"地表建筑物"总占地面积为74680平方米,合112亩多,其中硬化面积600多平米,建筑面积2232平米多,院子面积2916平米多,其余面积包括干石路面积68262平米多。
  后来,白文斌将他在西来峰地区的煤矿全部出售,但当初从安顺煤矿购买来的地表建筑物没有一同出售,保留下来。当时保留的目的,是为了从事洗煤经营,洗煤经营停止后,就开始与万飞合作,从事畜牧养殖及销售经营,主要以养殖藏獒为主,也搞绿化经营。摸索一段时间后,于2012年6月正式注册成立了万飞公司,董事长为万飞。
  万飞公司提供的第四份文件,是2004年11月鄂克托旗人民政府颁发的《国有土地使用证》,证明安顺煤矿到了2006年还有6503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包括现在争议的种树地点。后来,因为转让了煤矿,白文斌也就没有续办土地使用证。但他认为,万飞公司的注册地和经营场所,即那份《宗地图》显示的范围,是当初自己从安顺煤矿买来的,一直没有出售,是自己的合法所得。万飞公司在自己的场区附近种树,绿化环境,合情合理,不会违法,中科宝诚煤业公司有什么权利来毁树?

  中科宝诚认为:你不能在我的地上种树

  本社记者也采访到了中科宝诚煤业公司在西来峰地区的煤矿矿长史兴华,在史矿长看来,让公司员工直接去毁树,作法有些粗暴,但中科宝诚煤业公司是出于无奈,是在对方步步进犯和政府不作为的情况下不得已而为之。
  史矿长向记者出示了中科宝诚煤业公司在西来峰地区的《采矿许可证》,并复印一份允许记者带走。这份有效期从2012年6月到2017年6月的采矿许可证,明确了万飞公司的注册地、办公经营场所和种树所在地,均在中科宝诚公司的2.49平方公里的矿区内,而《采矿许可证》明确了他们开采方式是"露天开采"。史矿长说,从采矿证就可以看出,地是我们煤矿的地,怎么能让你种树呢?
  记者问,万飞公司的办公经营场所2000年就建起来了,如果中科宝诚要露天开采,势必要将它们拆除,到时候怎么办?史矿长说,那是两家老板协商谈判的事,他只是一个打工的。也就是说,万飞公司所在的办公经营场所,中科宝诚煤业公司是认可合法存在的。"但是你不能扩建,你如果扩建,我也要给你推倒",史矿长说,"你也不能种树。你在我这的矿区种树,三年树就成林了,到时候再铲除就属于毁林,不可收拾了。"史矿长也说,他们曾经多次告知万飞公司,不能种树。发现万飞公司种树后,他们也多次向乌海市海南区有关政府部门反映过,希望政府出面制止,但都是石沉大海,有关部门没有进行任何制止。"政府不作为,导致我们迫于无奈只好毁树,不能当这些树成林了再毁。"
      当记者问,是不是只要有这个地区的采矿许可证,地面就属于中科宝诚了,史矿长明确给予了肯定答复:"那当然。露天开采嘛,地不是我的我怎么开采?"

  地界权属争议导致矛盾不断升级

  对于中科宝诚煤业公司的说法,万飞公司很不以为然。他们不承认中科宝诚煤业公司事先曾告知他们不能种树,在4月份之前,只有一个老板模样的人过来说了一句"你们不能种树",不知道是谁,说完就走了,然后就是到了4月份,直接来毁树了。
  万飞公司认为,首先,你仅仅有采访许可证,只表明地下的煤已经属于你了,你可以开采,但地面建筑物和一切附着物,哪怕一针一线,都还不属于你,你还需要办理土地使用证。没有土地使用证,地面不是你的,谁爱在上面种树,你管不着。其次,就算你认为我种树不对,你也不能来毁我的树,你一个公司还有执法功能啊,那还要政府干什么?你或者找政府来执法,或者到法院去起诉,你怎么能自己跑来毁树?
  内蒙古电视台《点经内蒙古》栏目,也采访报道了这一事件,新闻标题就是《青杨何罪》。在节目请到的法律专家、内蒙古东日律师事务所王晓革律师看来,如果中科宝诚煤业公司没有土地使用证,仅凭采矿证不能认为其对矿区地面的附着物拥有处置权。我们国家能表明土地权属的就是土地使用证或林权证,采矿许可证不行。
  而事态接下来的发展,矛盾不断升级,双方冲突越来越严峻,相关政府部门并没有妥善处理。记者采访乌海森林公安局副局长李辉时,李辉向记者出示了公安局对这一事件向上级汇报的《情况说明》,其中记载,"5月4日,当事双方陆续提供了一些相关材料后,公安局电话咨询市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答复说,只要持有采矿许可证,采矿范围内土地的使用权均属于申办人所有。"据此,乌海森林公安局对这一毁树事件作出了不予立案的决定,在答复万飞公司的《不予立案通知书》中称,"你公司未经中科宝诚煤矿同意,将树木栽种于中科宝诚煤矿所属地界内,故被清除林木未能得到《森林法》的有效保护。"而当记者手持乌海森林公安局盖有公章的这一事件的《情况说明》,向乌海市国土资源局办公室工作人员郭军核实时,郭军表示,乌海市国土资源局不能接受采访。记者反复询问,仅仅持有采矿许可证而没有办理土地使用证,是否可以处置地面附着物,郭军再三拒绝答复。
  5月30日下午,吃了定心丸的中科宝诚煤业公司再次派30多名员工和两台铲车,毁坏万飞公司种植在场区周围的青杨,这次毁的不是100多棵,而是800多株。上次毁掉的100多棵是2014年新种植的,而这次毁的800多株均是2011年种植的,当时中科宝诚煤业公司并没有这一地段的采矿许可证。万飞很心疼,"这些树都是从河北买来的,当时每棵售价150元,种植了3年,已经长到人的胳膊粗细。这里石头多,打坑费劲,地下水层已经破坏,抽不上来水,只好以每吨水10元钱的价格,到别地去买水在用车拉过来灌溉,每周浇一次,三年来付出了许多心血,终于使这片不毛之地有了点绿色,就这么毁于一旦了!"乌海森林公安局当初曾想让两家协商解决,中科宝诚煤业公司适当赔偿点损失给万飞公司,但被一口拒绝。眼看事态越来越恶化,万飞公司很担忧,因为他们还有1000多棵青杨成活着。
  "如果不是内蒙古电视台来报道,这1000多棵也许会被紧接着铲除。但尽管播放了电视节目,似乎也拿毁树者没什么办法。将来能不能保得住,只有天知道。"万飞忧心忡忡地说。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