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蒙记者的网易博客

《民主与法制》编辑、记者。

 
 
 

日志

 
 

叶青:推动车改第一人  

2014-11-15 10:46:00|  分类: 法治,反腐,改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车改革倒计时》专题报道之三

 

叶青:推动车改第一人

 

   李蒙

 叶青:推动车改第一人 - mzyfzlm - 李蒙记者的网易博客

2014715日上午,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叶青接到新华社记者要求采访一个重要话题的消息。冥冥之中他感觉到,应该会是车改的问题,因为在此之前的十天左右,有人对叶青说过,715日左右会有车改的重要消息,叶青当时还不敢完全相信。

中午13时,记者来到办公室,果然是来采访车改之事,叶青从记者那里得知了“5813”——即将出台的《关于全面推进公务用车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和《中央和国家机关公务用车制度改革方案》的车补标准:科级每月500元,处级800元,局级1300元,但是承诺不对外说。16日下午15时,央视通过对话节目正式公开了车补方案。此后的10天,叶青的采访一直不断。他的心情异常激动,在微博里自己袒露心声——几乎到了“癫狂”的程度。

车改方案公布后,全国媒体之所以密集采访叶青,是因为他多年来持续不断地呼吁车改,尤其是在他担任两届全国人大代表的十年时间,他先后八次提起公车改革的议案,又在自己的博客里发表大量的呼吁车改的文章,还在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的官员岗位上,身体力行推动车改11,被舆论誉为“叶公车”“中国车改第一人”。

 

当官第一天就开始“叶氏车改”

 

叶青是福建建瓯人,1962年出生,有一个亲戚是处级干部,上世纪70年代中期,十多岁的他就坐过那个亲戚单位的面包车,印象非常深刻。197910月,叶青从老家福建到武汉的湖北财经学院读财政学,从此就工作生活在武汉。从本科到硕士,学的都是财政学专业,老师的教导都是如何节约财政支出。19867月,他手握财政学(财政史方向)硕士学位留校任教,教的也是财政(思想)史,孔子的“政在节财”,孟子的“政在得民”,傅玄的“政在去私”,给叶青后期为官与车改带来了重要的影响。

1993年,广东东莞的沙田镇发出了中国的第一个“车改之声”,叶青当时就注意到了,从此开始关注公车改革问题,算来也已经20年了。现在媒体多报道他呼吁公车改革已经十年,那是从他2003年当选全国人大代表、担任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开始算的,其实在此之前十年,他也在以学者的身份研究、呼吁车改问题。

当时他算了一笔账,全国公车400万辆,单单养400万司机,每人每年工资3万元,一年的费用也超过了1000亿。他认为,如果搞公车改革,取消公车配给制,每年至少要节约1000亿元。

1998年第一个车改地级市大庆市引起公众的关注,其中,大庆市纪委调查得出的“公车使用三个三分之一”的结论如雷贯耳:公车领导办公事三分之一,领导办私事三分之一,司机办私事三分之一。叶青在一些讲座中“吹牛”:“哪一天我当官了,第一天就车改”。当时他根本想到,有朝一日还真会当官。

199112月,叶青加入中国民主促进会。2003520日,他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处级岗位调任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终于有机会兑现自己的车改承诺了。

上班第一天,他就向领导提出,不要专车,对自己进行“车改”。单位派的司机来找他,他说,我不用你给我开车,我自己开。叶青向领导建议:自己已经有车,可以不配专车和司机,由单位每个月报销500元的油费就行了;如果出差武汉市以外,则实报实销。领导当时很诧异,不过天后还是同意了他的自我车改方案。

当时叶青已经买了辆北京吉普,开着它天天上下班,200712月,他又买了一辆奔腾,12万多,价格不贵,很实用。开始的补助是每月500元,2007年后油价飞涨,补助提高到了每月1000元。现在是1200元。在车的保养方面,他每行驶5000公里或两个月就去换一次机油,检修一次,在4S店里选择最优惠的价格。

叶青算了一笔账, 如果他不搞自我车改,每年在公车这一块的花费:车的折旧2万,司机的工资4万,保险与维修2万,共8万元。再加上汽油费和过桥过路费,一辆公车一年花费10万是不足为奇的,如果私用过多,则有可能增加到15万。而现在,局里每个月给叶青1200元车补,一年也就是14400元,因此,他每年至少可以省下至少8万元,11年下来就是88万元,如果多算一点,应该达到百万。

叶青也不是每逢出行都开车,他给自己制定了一个“3510”原则:3公里左右走路,5公里左右骑自行车,10公里左右开车或者坐地铁。出差尽量坐高铁。在他的办公室外的走廊里,一直停放着一辆自行车。这样不仅可以节省费用,还锻炼了身体,同时也省去了很多麻烦,比如现在寻找停车位有时也是个难题,短途的话选择其他出行方式也省去了寻找停车位的麻烦。

“叶氏车改”后来影响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局里的一位助理巡视员,按规定也可以配车,但他提出来自己开车,每月领1000元车补,另一个是其他局的一个副局长,也是党外人士,也是不要司机上下班自己开车,但所有开支由局里出,包括车险、维修等。叶青自嘲说,他的车改共有“两个半”粉丝。

有人还曾替叶青担心,说他坚持倡导车改或许会影响我以后提拔。但叶青说:要是改革成功了,该是一件多有意义的事,我本来只是一个大学老师,我觉得能够推动车改比我自己升迁更重要。

 

人大代表的十年呼吁

 

除了自我车改,叶青也利用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积极建言献策,呼吁车改。20033月到20123月,叶青当了十年的全国人大代表,其中有8年提到公车改革。经过努力,取得了积极的效果。

在未担任全国人大代表之前,从2000年开始,叶青就在媒体上陆续发表文章,《车改:一个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为什么非得车改——关于加快公车改革的建议》、《我的车改经历》,呼吁车改。20011他还在大学执教,是买了一辆夏利,是大学里买车的老师的前五名,当时在学校就引起了轰动。有的老师开玩笑地说,没有钱也就算了,还买个夏利。叶青总是笑呵呵地说,一步一步来。他的消费观很是务实,他也直接推动了中国的汽车产业的发展。

2004年,叶青在全国“两会”期间提交了第一份车改建议,结果石沉大海,那时关注车改的委员和代表毕竟比较少。

2005年,叶青其他4位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共提交了5份车改建议。他们的建议引起了发改委的关注,发改委把5个建议放在一起讨论。叶青认为,发改委没有认真对待他们的建议,“因为每个人的建议是不一样的,应该分别予以解答。”

20063月“两会”期间,叶青创建了博客,此后一年时间,他发表了近400篇博文,其中关于车改的文章就有16篇。他希望发出更大的声音,以期引起广泛的社会关注,每天都坚持写1小时的博客。

也是在创建了博客后,叶青引起了媒体的较多注意,2007年全国两会期间,本社记者曾采访叶青,《民主与法制》杂志发表《两位代表的网络情缘》一文,对全国人大代表叶青开博客的情况进行了报道,也提到了他的“公车改革”建议。

但此后两年,叶青提交的车改议案还是没有什么回音。

  2009年“两会”上,叶青第6次“上书”,呼吁设立一个“公车改革试验区”,率先启动公车采购、使用改革试点。叶青认为,现在中国有7大试验区,分别是:上海浦东、天津滨海、成都、重庆、武汉、长沙、深圳。这些新区或者试验区在进行改革试验时,不妨干脆设置一个“公车改革试验区”。

  2010年“两会”,叶青又提出,车改的最终广泛推行,还得中央出台方向性的政策。“我认为应当由中纪委牵头,制定明确的车改意见。”叶青说,公车加上公宴、公房花费,已占了全国1/4的财政支出,比美国高出两倍,比法国高三倍,在世界上基本上位列第一位的水平。

201135日,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积极推进公车改革”,当记者通过短信告诉叶青这个好消息时,他激动得热泪盈眶。公车改革一直在地方试点了多年,现在终于提高到了国家层面,成为中央政府的一条施政方针。在这年提交的最后一份车改议案中,叶青提出推广广东一些城市的好做法,在公车中加装GPS,使用专用车牌,方便各界监督公车私用等新内容。他还在自己的微博里提出了建议:省长管米袋子,市长管菜篮子,省委书记管车轮子。

20123月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再次提到“进一步深化公车改革”。2013年,叶青卸任全国人大代表。当时有人问他,没有了代表身份,以后还会继续呼吁车改吗。他说,没有了代表身份,我还有官员身份,没有了官员身份,我还有学者身份,我这个人是很执着的,车改不成功,我就会一直呼吁。

20131125日,《党政机关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条例》出台,其中有三大车改要点:取消一般公务用车,公务出行社会化、市场化、适度发放公务交通补贴。由此,叶青知道中国的公车改革是毫无疑问的了。

201435日,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启动公车改革”。此后,叶青们一直在等待:中央如何启动公车改革?没有中央的车补数字,地方政府是没有办法启动车改的。到716日,他终于等来了中办、国办联合发布的公车改革的《意见》和《方案》,看到意见中已经有了完成公车改革的明确的时间表,其激动兴奋的心情可想而知。

书生报国唯有笔,十年上书不寻常!

  

    对下一步车改的期许

 

叶青觉得,车改的最大阻力便是“待遇论”和“安全论”。“‘待遇论’就是认为公车是一种待遇的象征,比如好不容易干到副厅级,就应该享受公车待遇;‘安全论’则认为领导考虑问题多,开车不安全。”

叶青讲了自己遇到的一件趣事。“2005年,我带一处长、一科长到下面搞统计法执法检查,一到县里,县长没有想到开车的是副局长,拉着处长的手就进了会议室。等我停好车进办公楼,门卫又对我说:师傅到那边喝茶。我正在喝茶时,县长才把我找到。这种误会经常发生。”叶青感叹道,“在时下的中国,车子就是身份,从小细节中,你可以窥见车改之难。”

中国车改,成功的少,倒退的多,推进的少,原因是过分追求“一刀切”。要不就是都改,要不就是都不改,其结果可想而知。因此,叶青建议以“双轨制”过渡,任何一个车改方案,都会有支持者与反对者,应该有两种方案供选择,逐步过渡。如果按“双轨制”办,510年后,年纪大的干部陆续退休了,车改就彻底了。

对于此次车改方案,叶青在一些文章中做了解读,提出方案中有十多处内容媒体的关注不够。对地方主官,即厅长、市长、县长、镇长等,可以自己选择两种方案,拿车补参加车改,或者不拿车补,接受公车的实物保障,这是一种“赎买”政策,以此化解车改中最大的反对力量。可以成立过渡性的公车服务中心。这些灵活措施尽管与“公务出行社会化、市场化”的要求有冲突,但是,为了推动车改,也只好采取如此的妥协措施。

叶青主张,地方可以比中央机关增加30-50%的车补,也有利于地方各级官员接受车改。此轮车改最大的阻力还是来自有公车坐的官员与已经车改区,因为各地车改方案中,车补普遍高于此次中央机关的标准,对高车补依依不舍也是可以理解的。当然,对取消的一般公务用车首先留下一小部分用于组建公车服务中心,绝大多数将会被拍卖,好在从各地已经车改的地方来看,公车拍卖一般都是溢价。

公车改革,叶青认为一年可以节约1000亿。他的下一个目标,是整治“公馆”——各有钱有势部门的宾馆度假村,同样也可以节约1000亿。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